Yue🍀

浮光掠影2

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祁同伟也很想知道高育良说那句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真的是为了报答梁群峰吗?毕竟,是梁群峰领着他走上了汉东的政治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,他不是一直都说,自己是他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吗?

       祁同伟不是圣人,他也渴望在付出后得到回报。他希望高育良关注着他,欣赏着他,一步步引领着他,两个人一起在汉东官场沉浮。他不奢求高育良会和他在一起,也明白高育良不会为了他放弃前程,可他还是恨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恨高育良没有拉他一把,因为他明白,高育良在当时根本违逆不了梁群峰,他恨的,是那句轻飘飘的话,还有他对梁家的百般维护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,祁同伟内心淤积的怨恨并不坚定,它们会在碰到高育良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而且,祁同伟悲哀地发现,只要能站在高育良身边,看着他宠溺的眼神,听着他温和的语气,他就会很开心,很满足。现在想想,当时的自己,估计真的只是想要一个专属于他的夸奖和肯定吧。

       重生后的某一天,祁同伟忽然明白,有些东西, 没有就是没有,不行就是不行,高育良不喜欢他没有错,不为他出头也没有错,谁规定他爱着的人必须也得爱着他呢,高育良从没向他承诺过什么,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,况且,他的爱并没有那么纯粹,当他费尽心思地想和高育良绑在一块时,他就将自己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祁同伟从没后悔过当初的选择,但他会愧疚,愧疚以前的不可一世。当时的他忘乎所以,自以为要胜天半子,然而,老天爷终是看不下去他的狂妄,丁义珍出逃后,事情就越来越不受他的控制。他知道自己罪不可赦,回不了头,但他不想把高育良也拉近泥潭。高育良利用他处理自己的龌龊事,他就借机搭上赵家这条线并搞了个汉大帮。这么多年,他和高育良貌合神离,互相利用,上演着师徒情深的戏码,但他不是也凭此官运亨通,青云得意么,他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祁同伟深知高育良看不起他的阿谀奉承,瞧不上他的趋炎附势,更对他的恣意妄为深恶痛绝,他也承认自己确实阴暗偏执,浮躁莽撞。他能对梁璐下跪,自然也就能在赵家祖坟前放声痛哭,心死的人无所顾忌。但高育良不同,他是天生的政客,书生意气下尽是自私凉薄,看似温文尔雅,胸怀天下,高风亮节,内心却最是无情,对名利的执念极强。但高育良会伪装,他会用微笑去隐藏他的獠牙,并用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辩解,永远当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。祁同伟恨死了这种虚伪,但也对此无可奈何,高育良内心的清高是不会允许自己踏上赵家这条破船的,而他,就成了最好的人选。然而,他那自以为是的运筹帷幄让他们输得一败涂地,老天惩罚他的罪孽,没能让他一个人扛住所有的罪责,他最终也没能保住高育良。

       这辈子呢,怎么办?祁同伟问了问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想再走回头路,这条路太苦,太难熬,同时充满了肮脏和龌龊。

       死在孤鹰岭,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人都是势力的,高育良会一辈子记得那个独闯匪窝的英雄,却会很难记得那个在基层苦苦挣扎的祁同伟。

       况且,梁群峰最近向高育良抛出了橄榄枝,祁同伟知道,汉大的三尺讲台是留不住高育良的,没有他的干扰,高育良一定可以在汉东的官场上呼风唤雨,叱诧风云。

       孤鹰岭是祁同伟梦想与荣耀起飞的地方,也是上辈子的他给自己选择的长眠之地。祁同伟怀念原来的自己,也渴望当回那个受人敬仰的英雄。他活了那么久也没能得到高育良的真心,那么就做他最得意的门生吧,只要高育良能别像原来一样,一提到他就厌烦至极,失望透底。

       高老师,这辈子请好好记得我吧,我不再是那个恣意妄为,忘恩负义的小人了。 

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都可以留言和我说的哦~ 比如说人物蹦的太厉害的话~

评论(38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