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e🍀

浮光掠影3

       æ·±å¤œçš„大排档,总是那么的热闹,烟雾缭绕,人声嚷嚷。
       ä¾¯äº®å¹³ä¸Žé™ˆæµ·ååœ¨ç¥åŒä¼Ÿå¯¹é¢ï¼Œçœ‹ç€ç¥åŒä¼Ÿä¸€æ¯åˆä¸€æ¯åœ°å–ç€é—·é…’。
       ä¸€ç›´æŒç»­çš„沉默终于使得侯亮平按耐不住心里的酸楚,他往前欠了欠身,一把夺过了祁同伟手里的杯子。
       陈海将目光转向侯亮平,微微摇了摇头。侯亮平因此更加愤懑,张口就道:“喝酒有什么用,能让学长解决问题吗?罪魁祸首还不知道现在怎么逍遥呢,梁老师怎么可以这么做,她还配当老师吗。还有高老师,现在和梁老师她爸走的那么近,就一点也不顾学长的死活吗..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猴子,别说了!”陈海越听越为侯亮平捉急,这猴子,哪壶不开提哪壶,祁同伟喜欢高老师这件事在他们三个人之间已经不算秘密,现在说出来,不是给学长添堵么。
       ä¾¯äº®å¹³è‡ªçŸ¥å¤±è¨€ï¼Œé»˜é»˜ä½Žä¸‹äº†å¤´ã€‚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çœ‹ç€æ»¡è„¸æ¨é“ä¸æˆé’¢çš„陈海和面带愧意的侯亮平,心里突然很满足,眼里也冒出了几行泪。
        â€œå¯¹ä¸èµ·ï¼Œå­¦é•¿ï¼ŒçŒ´å­ä»–不是故意的,他......”陈海见状焦急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ç¬‘了笑,并冲他们两个摆了摆手,“我知道,没关系的,我没事,海子,猴子,谢谢你们,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æ˜¯å‘自内心地感谢他们,他这一走,是不会回来了,而那些未完成的心愿,真正能托付的,也只有这两个学弟了。

@禾光   一起加油!🙉🙉🙉🙉

浮光掠影2

       ç›´åˆ°çŽ°åœ¨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ä¹Ÿå¾ˆæƒ³çŸ¥é“高育良说那句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çœŸçš„是为了报答梁群峰吗?毕竟,是梁群峰领着他走上了汉东的政治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å¯æ˜¯ï¼Œä»–不是一直都说,自己是他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吗?
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ä¸æ˜¯åœ£äººï¼Œä»–也渴望在付出后得到回报。他希望高育良关注着他,欣赏着他,一步步引领着他,两个人一起在汉东官场沉浮。他不奢求高育良会和他在一起,也明白高育良不会为了他放弃前程,可他还是恨了。

       ä»–不恨高育良没有拉他一把,因为他明白,高育良在当时根本违逆不了梁群峰,他恨的,是那句轻飘飘的话,还有他对梁家的百般维护。

       ç„¶è€Œ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å†…心淤积的怨恨并不坚定,它们会在碰到高育良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而且,祁同伟悲哀地发现,只要能站在高育良身边,看着他宠溺的眼神,听着他温和的语气,他就会很开心,很满足。现在想想,当时的自己,估计真的只是想要一个专属于他的夸奖和肯定吧。

       é‡ç”ŸåŽçš„某一天,祁同伟忽然明白,有些东西, æ²¡æœ‰å°±æ˜¯æ²¡æœ‰ï¼Œä¸è¡Œå°±æ˜¯ä¸è¡Œï¼Œé«˜è‚²è‰¯ä¸å–œæ¬¢ä»–没有错,不为他出头也没有错,谁规定他爱着的人必须也得爱着他呢,高育良从没向他承诺过什么,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,况且,他的爱并没有那么纯粹,当他费尽心思地想和高育良绑在一块时,他就将自己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ä»Žæ²¡åŽæ‚”过当初的选择,但他会愧疚,愧疚以前的不可一世。当时的他忘乎所以,自以为要胜天半子,然而,老天爷终是看不下去他的狂妄,丁义珍出逃后,事情就越来越不受他的控制。他知道自己罪不可赦,回不了头,但他不想把高育良也拉近泥潭。高育良利用他处理自己的龌龊事,他就借机搭上赵家这条线并搞了个汉大帮。这么多年,他和高育良貌合神离,互相利用,上演着师徒情深的戏码,但他不是也凭此官运亨通,青云得意么,他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æ·±çŸ¥é«˜è‚²è‰¯çœ‹ä¸èµ·ä»–的阿谀奉承,瞧不上他的趋炎附势,更对他的恣意妄为深恶痛绝,他也承认自己确实阴暗偏执,浮躁莽撞。他能对梁璐下跪,自然也就能在赵家祖坟前放声痛哭,心死的人无所顾忌。但高育良不同,他是天生的政客,书生意气下尽是自私凉薄,看似温文尔雅,胸怀天下,高风亮节,内心却最是无情,对名利的执念极强。但高育良会伪装,他会用微笑去隐藏他的獠牙,并用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辩解,永远当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。祁同伟恨死了这种虚伪,但也对此无可奈何,高育良内心的清高是不会允许自己踏上赵家这条破船的,而他,就成了最好的人选。然而,他那自以为是的运筹帷幄让他们输得一败涂地,老天惩罚他的罪孽,没能让他一个人扛住所有的罪责,他最终也没能保住高育良。

       è¿™è¾ˆå­å‘¢ï¼Œæ€Žä¹ˆåŠžï¼Ÿç¥åŒä¼Ÿé—®äº†é—®è‡ªå·±ã€‚

       ä»–不想再走回头路,这条路太苦,太难熬,同时充满了肮脏和龌龊。

       æ­»åœ¨å­¤é¹°å²­ï¼Œæˆ–许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äººéƒ½æ˜¯åŠ¿åŠ›çš„,高育良会一辈子记得那个独闯匪窝的英雄,却会很难记得那个在基层苦苦挣扎的祁同伟。

       å†µä¸”,梁群峰最近向高育良抛出了橄榄枝,祁同伟知道,汉大的三尺讲台是留不住高育良的,没有他的干扰,高育良一定可以在汉东的官场上呼风唤雨,叱诧风云。

       å­¤é¹°å²­æ˜¯ç¥åŒä¼Ÿæ¢¦æƒ³ä¸Žè£è€€èµ·é£žçš„地方,也是上辈子的他给自己选择的长眠之地。祁同伟怀念原来的自己,也渴望当回那个受人敬仰的英雄。他活了那么久也没能得到高育良的真心,那么就做他最得意的门生吧,只要高育良能别像原来一样,一提到他就厌烦至极,失望透底。

       é«˜è€å¸ˆï¼Œè¿™è¾ˆå­è¯·å¥½å¥½è®°å¾—我吧,我不再是那个恣意妄为,忘恩负义的小人了。 

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都可以留言和我说的哦~ 比如说人物蹦的太厉害的话~

浮光掠影 1

很抱歉让大家等那么久,但是我实在是太忙了,而且写了删,删了写,这篇是修改版,因为原来的一有些bug,并且增添了一部分内容。

文章是回忆体,主线是祁同伟重生,在每篇之前我都会写明背景。

此篇背景:前世今生无陈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æ±‰ä¸œå¤§å­¦åœ¨äº¬å·ž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å‰ä¸–本来可以去京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公安,这辈子他选择了留校任教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æ¢ç’ä¾æ—§ä½œæ¢—,所以分配结果和前世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ç¥åŒä¼Ÿæ‰«äº†ä¸€çœ¼æ¯•ä¸šåˆ†é…é€šçŸ¥å•ï¼Œç„¶åŽèº«å­ä¸€æ­ªï¼Œé åœ¨å¢™ä¸Šï¼Œå¹¶å¾€å˜´é‡Œé€äº†æ ¹çƒŸã€‚

       ä»–远比想象中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çŽ°åœ¨çš„祁同伟仍能清楚地记得上辈子的他在看到通知单时的无助和愤怒。然后,他像疯了一样冲进高育良的办公室,声泪俱下地恳求他帮帮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ç„¶è€Œï¼Œåœ¨æœ€åŽï¼Œä»–还是去了岩台山。 

       å…¶å®žï¼Œæ—©åœ¨æ±‰å¤§è¯»ä¹¦æ—¶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å°±æ·±çŸ¥é«˜è‚²è‰¯å¯¹æƒåˆ©çš„渴望。他的高老师啊,不可能当一辈子的教书匠,他有野心,他要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大好河山。因此,那个一心只想与他并肩作战的祁同伟,也就发自内心地希望做出一番成绩来,从而更有资格地站在高育良身边。

      è°è®©è‡ªå·±å¯¹ä»–动心了呢?想到这,祁同伟猛嘬了一口烟,苦涩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çœ‹ç€è¢…袅上升的烟圈,祁同伟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。当时,为了能尽快脱离 åŸºå±‚,他自愿去了缉毒队。乡镇司法所所长的遭遇让他心生恐惧,但他仍不愿放弃。那时候的他坚信,只要立了功,当了英雄,他的愿望就能实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è°ƒä»¤ä½œåºŸçš„那天,祁同伟终于明白,无论他多么努力,只要有梁璐的父亲压着,他就永远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ç„¶è€Œï¼Œä»–更没有想到,专门赶来探望的高育良会给他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å½“时,太阳快要落山,而高育良,就那么逆光站在窗前,并用极其平静的语调跟他说,同伟啊,你娶梁璐吧。

       ç«™åœ¨é«˜è‚²è‰¯èº«åŽçš„祁同伟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全身都在发抖。屈辱、愤怒、绝望让他很想揪着高育良的领子身嘶力竭地问一句,你他妈忍心吗,你难道不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你吗,为什么不帮帮我,还要把我推给别人,为什么! 

       ä½†ä»–什么也没做,只是默默地看着高育良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走廊中。 

       å‡ å¤©åŽ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åœ¨æ±‰å¤§ä¸€è·ªæˆåï¼Œå¹¶å‡­æ­¤æˆåŠŸåœ°èµ¢å¾—了梁璐的芳心,赢回了自己的仕途。

       ä»–知道高育良就站在窗户前看着他,他也知道他的举动会毁了高育良的一节法学课,但他还是跪了。

       åœ¨æ‹¥å»æ¢ç’å‰ï¼Œç¥åŒä¼Ÿçœ‹äº†ä¸€çœ¼æ•™å­¦æ¥¼ï¼Œçœ¼ç¥žç–¯ç‹‚又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é«˜è€å¸ˆï¼Œå¦‚您所愿,我要娶梁璐了。

       æˆ‘终于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æ‚¨è¿™è¾ˆå­ä¹Ÿåˆ«æƒ³æ‘†è„±æˆ‘了。  

开一个脑洞 厅花重生,和前世一样很喜欢高育良,但是他觉得高育良还是不可能会喜欢他 。而且梁璐还和上世一样逼他。厅花认识到了前世他犯的错误,所以对侯亮平和陈海掏心掏肺的好  ,并且撮合了侯和陈 。他们三个关系很好。高育良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很喜欢权利。
重生后没有陈阳这个人。细节还没想好  毕业分配和电视一样。厅花很绝望  他不想在和上一世一样那样往上爬,但是也不想默默无闻的在小乡村 因为这样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头之日,而且接触不到高老师,久而久之 他怕高育良会忘了他。所以厅花决定死在孤鹰岭,让高育良一辈子都可以很自豪的对别人说,祁同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。而不是和上一世一样说他是小人。大致就是这样子的啦   。文章我会尽力写  但是文笔不好,估计写不出来我很想要的感觉。而且会写的很慢😭 哭唧唧。